不知道說到札幌,你會不會想到一樣東西——啤酒。

1994年日本的啤酒釀造政策放寬,出現了“地啤酒”。所謂“地啤酒”,就是當地的小型作坊也可以開始釀造啤酒。而在這之前能夠釀造啤酒的公司只有四家:朝日,麒麟,三得利和札幌。而不知你是否發現,大型啤酒公司里只有札幌啤酒是用地名命名的。

札幌是日本啤酒製造的發祥地。開拓使團第三代開拓長官——黑田清隆一心報國,在大力發展新式農業的同時,對於近代工業的熱情也絲毫不差。同時開辦了啤酒釀造廠,紅酒酒莊,絲織品製造廠。為了可以讓農業服務于工業,聘請了美國的知識分子培育馬鈴薯,玉米,大麥等等原材料。甚至當時的啤酒釀造原材料,酒花,大麥都是由北海道原產提供。完全形成了自給自足的循環體制。

啤酒釀造廠建成之初,日本第一位“啤酒釀造人中川清兵衛完全還原歐洲的製作工藝。當時遠在東京的中央政府不斷催促盡快將釀造好的啤酒提交上來,以示開拓成果。然而事與願違,北海道竟然出現了“暖冬現象”。原本應該早就已經發酵好的酵母辜負了中川的苦心,始終沒有發生發酵反應。面對中央政府的不斷催促,中川只能一而再再而三地請求寬限日期。最終還是釀造出了日本產的第一批啤酒。清兵衛興奮不已,這第一批啤酒的成功釀造就意味著日本的近代工業向前邁進了一大步。

然而禍不單行,這批原本可以讓北海道引以為豪的第一批日本產啤酒,居然在運輸過程中,發生了膨脹現象,當時的瓶塞都採用木質瓶塞,瓶蓋崩開,到達東京時已經只剩下一個一個空玻璃瓶。政府方面自不必說,軍人出身的開拓長官黑田清隆大發雷霆,急電札幌啤酒製造廠廠長:“我等北海道開拓使團從未受過如此奇恥大辱!貨物到達時居然一滴不剩!令爾等速速重新釀造,再有此類事件,提頭來見!”

札幌啤酒釀造廠齊心協力,用鐵絲牢牢固定住瓶塞,確保了運輸過程的安全。

天皇第一次喝到日本產的啤酒喜出望外,一杯入口,口感爽快,味道醇厚。在禮數極嚴的天皇家,破天荒的出現了天皇大呼“再來一杯”的逸聞。

每年夏天日本各地都會舉辦“啤酒花園”,親朋好友相聚一起,在室外把酒言歡,是夏天的一道風景。

說到這,如果來到北海道不喝上一杯實在是可惜。每年夏天,札幌各地都會舉辦各種“啤酒花園”。而在此最為推薦的便是大通公園的啤酒節,四大公司自不必說,外加札幌的姊妹城市慕尼黑傾情奉獻,共計一萬三千席位之多,號稱日本最大級的啤酒花園。大家相聚暢飲,一兩杯自然不夠,同時為了吸引顧客,各種千奇百怪的生啤機悉數登場。

在“德國啤酒村”不僅可以品嘗到德國當地美食,還有從北海道各地集中而來的食材現場烤製烹調。名副其實的味覺盛宴。不僅如此,還經常會有大家齊唱“乾杯之歌”的互動節目。

閒話少敘,兄弟姐妹們,來到北海道,先乾了這一杯!